宝能迷踪:“下落不明”的姚振华现身,流动性危机待解

4月

宝能迷踪:“下落不明”的姚振华现身,流动性危机待解

离开宝能多年,李想都还记得宝能的“晨会”。

每个工作日的八点前,除非出差或有重大对外事务,姚振华总能准时出现在集团总部会议室。在这里,姚振华带领一众高管,以及集团总部员工,连线各业务板块的“分会场”,共同履行一个工作前的仪式。合唱“宝能之歌”,齐诵“宝能司训”……这在很多年轻人看来堪比行为艺术的仪式,已经持续多年,雷打不动。

然而,就是这么位平常都跟员工站在一起的老板,却平白无故“下落不明”了。

3月22日,“姚振华下落不明”的消息疯传于网络,甚至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这位曾因“宝万之争”声名大噪的“野蛮人”,再次闯入大家的视野。这位颇具争议的商业人物的出现,也再次吸引了人们对宝能的关注。

尽管,姚老板的这次“失联”,被证实是一次乌龙事件。但浮现的诸多问题,绝不是无中生有。

【1】“失联”的姚振华下落已明

3月22日晚,姚振华出现在央视财经频道,正面回应“下落不明”一事。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3月17日,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一则公告:

“姚振华:本院受理原告广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区支行与被告广州宝时物流有限公司、姚振华、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因你下落不明……”

3月22日,有国内财经媒体捕捉到该公告信息,遂发布新闻《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告:宝能姚振华下落不明》。“宝能姚振华下落不明”旋即成为舆论焦点,姚振华“失联”冲上微博热搜。

对于此事,宝能集团方面回应九派新闻记者,相关信息有误,公司已与法院方面沟通协调,目前法院公告已经撤回。并告诉记者,就在3月21日,姚振华还去了宝能汽车深圳工厂检查工作,了解深圳工厂生产复工运行情况。

记者查阅宝能集团公众号发现,3月22日上午,宝能曾发布企业新闻,详细记录了姚振华21日检查宝能汽车深圳工厂的情况,并配发了多张现场图片。

3月22日晚间,很少在媒体露面的姚振华接受央视财经频道记者采访,正面回应“下落不明”事件。称公司已经第一时间领取了法律文书。法律文书所涉及的诉讼问题,其实是个很小的业务,所欠广州银行的利息,公司正在进行安排,双方将尽快达成和解,恢复双方正常的双赢的合作。

关于法院公告“下落不明”的表述,一名法律人士告诉九派新闻记者,法院公告里的“下落不明”,仅是法律文书无法送达的表述方式,与公众理解的“失联”不是一回事。《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规定的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公告送达。“下落不明”是被告在某一时段或诉讼节点期间“去向不明”,而不是必然的“失踪”。

【2】宝能深陷多重困局待解

老板“下落不明”的消息,给宝能员工王芳带来不小的冲击。春节后的宝能裁员的传言,加之持续弥漫数月的深圳疫情,让她觉得生活很没有安全感。

王芳告诉九派新闻记者,春节前后出现早各社交平台出现的宝能拖欠工资、断缴社保、年终奖停发的员工留言,确有其事。目前,社保虽然补交上了,但有些业务板块的工资依然未能足额发放。春节后大规模裁员的传言,再加上老板“失联”的消息,“内心还是很慌的,没有做好失业的心理准备,特别是在深圳这波疫情下。”

对于一系列传言,宝能集团曾公开回应,“网络上关于宝能大规模裁员、停发年终奖等信息并不属实。”春节前有一小部分员工被劝退或主动离职,系“对组织结构进行优化升级”。

裁员欠薪风波的背后,潜藏着宝能系正在深陷的流动性危机。金融业务“哑火”,地产业务失速,汽车、物流、生鲜等板块动荡不安,上市公司股权飘摇,姚振华的麻烦接踵而至,宝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局。

宝能系自6月流动性危机显现后,债务的盖子逐渐掀开,涉及短期流动性缺口约200亿元。

去年7月26日,民生信托发布称,以宝能集团作为融资人发布的民生信托-至信651号信托计划本息兑付发生逾期,涉及本息合计21.16亿元。之后,宝能系旗下上市公司或发债主体越来越密集的频率出现在披露公告中,大多涉及诉讼保全、民事裁定、股份冻结等。

此次广州中院公开送达的公告,就涉及宝能系关联公司被诉欠款7亿元等内容,原告广州银行请求姚振华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针对流动性危机问题,姚振华在央视采访中回应,目前碰到了暂时性的流动性困难,宝能高度重视,果断处置一批优质资产,全面加强经营管理,取得了阶段性成效,正在不断好转。

记者注意到,去年11月,深陷兑付危机的宝能面对投资人诉求,一向低调的姚振华曾亲自现身向投资人作出承诺,“还款时间最晚在2022年6月30日之前全部完成。为实现该目标,宝能已经拿出包括前海人寿在内的十余大核心资产抓紧处置,并且对于八十几亿的个体债权人债务拿出164亿的资产进行抵押。”

如今,离兑现承诺的时间越来越近,宝能是否能从“暂时性”的流动性危机中脱身出来,不少业内人士和投资者表示并不乐观。

【3】姚老板的艰难“造车梦”

3月21日,姚振华检查宝能汽车深圳工厂工作。图片来自“中国宝能”公众号。

即将走过30年的宝能集团,资本版图涉及甚广,涵盖20余个业务板块。

“宝万之争”在资本圈一战成名后,姚振华开始推动宝能集团转向更多实业领域,走起了“发展产业,回报社会”的道路。记者查阅宝能企业新闻,姚振华在内外部讲话中,“实业”“实体经济”成为高频词。

而造车作为“制造宝能”的第一核心产业,则是姚振华“实业梦”最重要的载体。尽管5年过去,姚振华的“造车梦”看上去依然虚无缥缈。与此同时,宝能集团以造车之名圈地无数,引来了“借造车之名行圈地之实”的广泛质疑。

而对于自今年6月份以来遇到的暂时性资金周转困难,宝能则把根本原因归结于制造业的巨额资金投入,叠加疫情、房地产政策调控、融资集中到期等因素的综合影响。

去年八九月间,宝能汽车发展板块出现问题,宝能接连召开两场座谈会,强调化解风险,提振员工士气,同时集中力量解决汽车面临的困境。

而从“下落不明”的消息传出前,姚振华还在检查宝能汽车深圳工厂工作的行动来看,宝能集团下重注投入的“造车梦”,依然承载着姚振华很高的期待。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九派新闻记者 欧俏妤